第934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陪我去海边走走吧。”一句淡若的声音传来,是一个悦耳的女人声音。

只见她白皙光滑的额头上顿时垂落下无数道的小黑线,这混蛋是在诅咒她变成胖子么?凤眸眼波流转,微微眯起,霎时间寒光毕露杀气腾腾。

至于为什么过安检时候的雷达检测不出鬼畜的存在,林昆后来仔细的研究过,这鬼畜的材质跟普通的金属材质不同,它更轻盈、更锋利、更坚硬,而且还不会被雷达检测出来。

“MD,臭娘们!干她!”一声怒吼,余下的七个西域扒手,挥着匕首就向沈曼招呼了过来,寒气逼人的匕刃划在空气中,顿时荡漾开一片凛冽的杀气,笼罩向沈曼。

保安头子躺在地上叫唤了一声,本以为搬出了他们老总之后林昆会紧张,结果林昆根本就鸟他,这保安头子心有不甘,又嘶哑的叫了一声:“你倒霉了,你打了我们老总的儿子,他……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
珠子大喊起来,我刚要发力捅穿它的胸口,这怪人却狂吼一声,能够将胖子甩飞出去的可怕力量此时施展开来,将我和珠子两个人同时甩了出去。我重重地摔在地板上,胸口发闷,甚至一时间喘不上气。怪人向后踉跄了几下,先是被珠子的钢针刺穿胸口,接着又被胖子和我连续攻击,看起来似乎受了伤,有些站立不稳。

幼儿园围墙外的梧桐树后,两个猥琐的西域男低声的道:“呵,怪不得那男的帮那娘们抓了咱们兄弟,原来他们是一家的,让兄弟们准备。”

“跟你想的一样,怕那伙西域扒手还有残余的会来伤害孩子,就带了两个同事过来看看。”说着,她眼神向旁边的一辆白色的警车指了指。

甘老七结结实实挨了这一脚,就愤怒的指着王缪的方向,“二少爷,是他,不但造谣,说二少爷你被关入了大牢,大小姐被发为奴,还说,老太公家里的金阳丹是偷的他的,带人来抢走了,还打伤了老太公,当时小的们正耕田,回来听说,实在气愤不过,就来和他们理论,但他,又聚集人来殴打我等!”

此事若是被战武系的知道,必定抓狂,要知道王宝乐在古武上提高的速度,比专门修炼古武的战武系学子,还要快了不少。

李春生马上风风火火的抢答道:“我就走上了修炼武学的康庄大道,将来行侠仗义,做一名现代的大侠!”

言罢,脚上的油门猛的踩到了底,老捷达的发动机发出一阵沙哑的嘶吼,冒出一团浓烟,以极限的速度冲向了前方。林昆赶紧把好扶手。

林昆木然的摇头,摇的十分的夸张,那颗曾和无数的枪林弹雨擦肩而过的脑袋,被摇的就像是波浪鼓一样,这么一来他看起来不但窝囊,而且更有些痴傻。

“哦?”林昆回过头,不等楼上的韩心说话,恶道士已经站起身走向门外,冷冷的道:“少在那废话了,我的耐心有限。”

“金局长……”沈曼刚开口叫了声金局长,林昆马上就接上了下文,表情依旧吊儿郎当的,一副欠揍的模样,“金局长,我正要去找你呢。”

姜峰冲林昆递了个眼神,就带着秘书张彦就近走进了审讯室,金柯脸上表情阴沉,带着两名下属警察也跟着进了审讯室,人家姜市长是想低调处理这件事,这么一来对于他金柯来说是好事,不管结果如何,都可以维护他这位新局长的威严。沈曼站在审讯室外犹豫了一下,最终也跟着进来。

挂了电话,陆婷笑着对林昆说了一声一切都没问题了,然后拿出了一个档案袋递给林昆,笑着道:“林先生,这里面有你的工资卡和证件,请收好了,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,希望工作上能彼此间多多关照。”

“对……对不起。”许旺财嘴唇哆嗦的道。当中跪着确实不好受,林昆也能理解许旺财现在的心情,就冲李春生摆摆手,道:“春生,算了,把那胖小子放了吧。”又对许旺财道:“哥们,我们不想惹事,是你总咄咄逼人,今个就给你个改过的机会,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,成不?”

心下畅快,陆宁带着褚在山、甘二郎及诸胥吏,来到这山脚一家匠户家里,令匠户去沽了酒,搞了些野味,大快朵颐,这几天,他和这些匠户混的很熟,当然,匠户们,可没人敢在心里认为自己和国主第下熟络。

心下畅快,陆宁带着褚在山、甘二郎及诸胥吏,来到这山脚一家匠户家里,令匠户去沽了酒,搞了些野味,大快朵颐,这几天,他和这些匠户混的很熟,当然,匠户们,可没人敢在心里认为自己和国主第下熟络。

第一句歌词好像是“沧海一声笑”?后面有些歌词一时听不太清,但那“江山笑,烟雨遥”的豪情,却令她这个女子,都心向往之。

哭喊的这个女人三十多岁,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连衣裙,脸蛋白皙漂亮,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少妇的风韵,这女人正是刘刚的妻子耿月娥,掉到水里的是她的儿子刘小刚。

“就这么两把刷子,还敢在瞿爷爷的面前放肆,哪儿来的勇气呢,狗屁的商业鬼才哟,我看就是一个超级大废柴嘛,咯咯咯......”

黄权没搭理周鹏,嘴角挂着一抹轻佻讥诮的笑容,“昆哥,要是不嫌弃的话,就来我们行来上班吧,我们行的保安部正好缺人,我已经打算把周鹏弄过来当保安队长了,你就在他的手底下干,大家伙都是同学,我保证工资肯定不会比你现在低,另外再给你个五险一金,怎么样?”

刑警出身,耿军狄的洞察力自然比一般人要强,澄澄说出鳄鱼的时候,他相信了,但不信能有十米多长的鳄鱼,但林昆说是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鲤鱼,他是一点都不信,不过他也能猜到林昆心里是怎么想的,所以才故意打趣开玩笑。

林昆脸上挂着轻佻的笑容,轻轻的拍了拍面前这个跟自己身高相仿,身形却比自己粗犷的多的兄弟,又高又膀的小青年感觉到有人拍他,回过了头,正好和一脸轻佻笑容的林昆四目相对,不得他脸上完全浮现出疑惑的表情,一只碗钵大小的拳头已经向他的面门砸了过来……

“余书记在家么!”门外突然传来了恭谦的声音,余宗华奇怪的抬起头,冲家里的保姆道:“刘婶,你去看看是谁。”

澄澄一边哭喊着,一边扑到了林昆的身上,两只手小手握着举重器的钢杆,就想把林昆从下面给救出来,可这钢杆上承载着一千斤的重量,别说他还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,就是一般的大人来了也抬不起来啊。

“你特么的不给我惹事能死啊!你看看我这嘴,你再看看我这张脸,今天我丢人丢大发了,都拜你小子所赐,你在你们镇里的那块地界上爱怎么威风怎么威风,可这里是中港市,不是你老子说算的地方,也不是我老子能一手遮天的地界,你跑到这儿来装逼,出了事打的是我的脸!”金柯门牙磕碎,吼起来难免漏风,嘴里血沫跟唾沫一起喷溅到徐有庆的脸上。

“嗯,你把地址告诉我,我马上带澄澄过去,你说我是高调点好呢,还是低调点呢?”林昆笑着说,语气里充满了开玩笑的味道,这可跟她平时冷艳的气质不大相仿。

在这众人讨论时,陈子恒神色中有一丝疑惑,他隐隐觉得那红色的身影,有些眼熟的样子,可一时又想不起来,此刻揉着眉心冥思苦想。

提起黄权,林昆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个瘦小三角眼的男人形象,黄权身高长的像他妈,脑袋则像他那个在村里当会计的爹,滴溜溜的转的飞快,而且鬼主意多,从小就会溜须拍马,一直是老师跟前的红人,平时总好向老师打个小报告什么的,就因为这个林昆没少揍他……

这一声所有人都听的清楚,不禁唰唰的回过头,向声源的地方看过来,人群中央的五个家秃驴和李春生也都不由的一愣,朝这边看了过来。